catalpa

12.5祝贺自己家孩子星光红生日快乐!!!

看完更新信息我疯了,晏华去哪儿了华仔你要去哪儿啊华仔!?!?没有你的交界都市还能过吗!?文件谁来处理,安托谁来帮,赛斯谁来踹,神器使跑丢了谁来找,我每天工资谁给我发啊!?!!!??????攻略维恩的时候有一段剧情就是维恩跑丢了我找不到就让晏华帮忙定位,那新主线我是不是就不能抽空攻略维恩了????我靠,中央庭还能运转吗,交界都市还能活吗啊!?!?!?


和学妹关于伊斯卡里奥车技的探讨,梗源p4👏

亚修 is watching you,一羽毛削飞你脑壳让你天天在外面瞎叭叭〖〗

还是摸鱼,幻想初中时代还没觉醒的维恩和刚把眼睛……的维恩

⭕性转注意避雷
入坑快一个月了,整理一下摸鱼……又草又丑,我永远喜欢会长,坐等会长实装,我💎全扔给你

突然诈尸,希罗线刚出两周就退坑了刚回来的指挥使意外抽出了维恩,瞬间坠入爱河,极限狂草摸鱼来一发就跑,试图做周年庆的清流

【ggad】巧克力蛙和圣诞高塔

波子汽水配阿眼:



第一人称,原创人物有


脑洞短篇,一发完


无糖小刀,慎








我曾是一名阿兹卡班的守狱人,近几年被调去看守一座高塔。据说高塔顶端的囚室里关押着曾经的黑魔头,他曾将整个欧洲魔法界卷入风雨,无恶不作。但如今黑魔头已经数十年没有走出寒风肆虐的牢房,寒冷和岁月侵蚀了他的躯体,磨损了他的意志与灵魂。现在的黑魔头只是一个安静虚弱的老人。








我的工作十分单调,每日给老人送去三餐,不需与他交流。只有每年圣诞节能让老人要求一件礼物,经许可后由我带给他。老人从不要求可口的菜,暖身的酒和御寒的衣物,也不要求外界的报纸和书籍。他每年的圣诞礼物从来没有变过——一张巧克力蛙卡片,图案要是阿不思 邓布利多。








每年圣诞我登上高塔,那里基本已经满天飞雪。老人从冰冷的铁栏间接过卡片。他的手已经患上了风湿,骨骼畸形突出,几乎要握不住卡片。但老人的眼睛却像个青年,眼神明亮得像盛放了威士忌的水晶杯。他快速浏览一遍卡片后将它放进囚服的口袋里,然后接过已经冰凉的食物,说:“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先生。”我回答道。许多年,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交流。








事情发生在魔法界日渐黑暗的一年。另一股黑暗势力卷土重来,然而高塔上的老人却对此视而不见。我明白他比谁都清楚外界发生了什么,但老人似乎打定主意不参与他后辈们的斗争。他根本不在乎塔外徘徊的摄魂怪数量是否增加,仿佛它们不是专门派来监管自己的危险狱卒,而只是一群走失的麻雀。老人仍旧独自坐在囚室里,要求着每年一张的巧克力蛙卡片。








那天的气温格外的低,我裹着羊毛大衣都冷得发抖。老人身穿单衣,冻得青紫的双手颤抖着接过卡片。我只等着说一句圣诞快乐,好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或许还能赶得上破釜歇业前最后一杯蛋奶酒。








然而,老人注视着卡片久久没有回应。








“先生?”我有些疑惑,试探着问道。








他没有回答。老人的脸暴露在清晨微弱的阳光下,他的眼睛像一颗正在爆炸的白矮星。我知道所有拥有这样眼神的人都听不到,也没有义务回答任何问题。我不敢打扰他,天知道一个过去的黑魔头会不会突然爆发,而我则是他复辟的第一个牺牲品。我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去,摸出了自己的魔杖。








过了许久,老人才抬起头。雪花落在他手中的卡片上,覆盖了邓布利多原本就银白的须发。老人的笑容温和而苍白,我不禁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并不具有威胁了。他的牙齿几乎落光,眼睛里不再有刚才爆炸般的明亮,更加看不出传说中他令人着魔的威压与戾气。老人将卡片递还给我,用我从未听过的,沙哑的声音说:




“看起来我不再需要这个了……今年的圣诞礼物,旧换成一双羊毛袜吧。”








我接过卡片,甚至忘记和他说圣诞快乐。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人的苍老是在某个瞬间突然降临的。那些人尽管强大,好似无坚不摧,再多的磨难和蹉跎岁月也奈何不了他们。但总有某个时刻某件事情击垮了他们的支撑,让那些曾伤不了他们分毫的东西一下子落在了他们的肩膀上,压垮了身型催白了头发。而人们管这叫做苍老。








格林德沃老了,在一个圣诞节的清晨,在一座冰封的高塔上。格林德沃老了。








然而我没能想到的是,这竟是我与格林德沃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随着神秘人势力的复苏,英国变得不再安全,我们决定举家搬至美国避难。我辞去了看守的工作,再次得到格林德沃的消息便是刊登在报纸上的他的死讯。我本以为这是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后来战争平息,我的孩子们选择留在了美国,而我与妻子则回到故乡安顿。临行前收拾行李时,我从一件多年未穿的大衣中摸出一张巧克力蛙卡片,卡片正面是一个须发尽白的老人。我这才再度回忆起那个高塔顶端的圣诞节,想起了那个孤独寒冷的牢房。








当时谁都看不出卡片有什么异样,连魔法部的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而今我望着卡片上的邓布利多,画像眨眨眼,眼神飘向画框的角落。我顺着他的示意看过去,那里印着一排金色的小字,如今已经开始褪色。画像打了个哈欠离开画框,我突然意识到由于巧克力蛙的卡片不止刊登过世的伟人,因此每年会做出一次调整,而魔法部查遍了有可能附在卡片上的魔咒,却没有注意到印刷的改版问题。我眯起眼睛费力地辨认出,那行金色的小字写着:(1881—1997)








那一天,正好是1997年的圣诞节。










——————————————






白居易有首诗,一直觉得非常适合ggad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









是小樱花!!!小樱花超好用又可爱!!!!!老婆!!!!!〖疯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