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alpa

是小樱花!!!小樱花超好用又可爱!!!!!老婆!!!!!〖疯癫〗

献给库柏勒族最漂亮的大姐斯奇奎策尔!!!自从吉祥天出来了我家花羽就没有戏份了,今天把浪漫传说回顾了一遍感慨花羽的人设真的是完完全全戳我的点……看着就让人想画〖〗

……在lof逛了一圈吃了一嘴明隐弗三人组的粮后憋不住了……割大腿肉喂自己,我永远爱赫菲斯托斯……在狂热地喜欢上明隐弗后回过头来记忆最深的还是赫菲的那封情书看一遍哭一遍,手残也要画世界上最好的赫菲斯托斯…………

邪教×2,虽然晏赛我也是吃的,但是两个著名高爆发射手站在一起瞬间射爆全场的感觉也很棒啊……就很棒啊……一个是狙击枪一个是金色弓箭,一个不苟言笑一个温柔至极,一个严谨一个浪漫……我要吹爆他们

对不起我只是想站一个邪教……起因就是今天的一次战斗失败截图……天啊他们两个……

摸鱼吧……卡特琳娜和卡米洛,沉迷他俩的小辫子……卡米洛是投掷不会玩呜呜呜

上课摸鱼,卡特琳娜〖……〗

失去歌声的鸟(三)

哈特中心,卡米洛×哈特cp出没,原创角色出没,私设离开露米娅岛后。〖我可能深夜兴奋吧我〗补一句ooc有
   
——————————————————————————

卡米洛·费尔南德斯·卡夫雷拉退役的消息比他恋爱了的消息造成的轰动更大,因为这次已经不只是狂热粉丝的问题了

他第一次在镜头前露出笑容以外的表情,还失手掰坏了话筒杆。一切都足够显示他的愤怒,以及某些人是真的玩脱了。

把乐谱和笔还有吉他全都收起来后,哈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得不承认,虽然不太会读气氛也不太了解人情世故,但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只是这份温柔平时都被埋在她对音乐的固执下面了。毕竟她是“爱与和平”主义者,虽然她已经对卡米洛说“我不会再坚持那种天真的东西了,都是骗人的。”

对于卡米洛的退役,哈特没有多说。她也很清楚原因,不过退役了对他们俩的日常生活影响并不大,不如说一下子多了很多空闲的时间。卡米洛偶尔会在屋子里放歌,但哈特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她在附近的咖啡店找了一份简单的工作,有规律的工作和陪伴卡米洛代替演奏和写歌填补了哈特的时间。但平和的日子不代表一切都过去了。

比如说哈特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女孩。

哈特在下班回家要经过的巷子里遇到她,一个有着栗色长发的女孩,看起来大概是个高中生。那个女孩戴着围巾迎面走来,直直地撞向她,在马上撞上的时候哈特看到了,女孩的手里是一瓶浓硫酸。

哈特连战斗种族的特工都怼死过,虽然她也被高中生怼死过吧,不过这个女孩显然和那几个能上岛的不是一个水平的。那瓶浓硫酸还没等泼出去,就已经稳稳落在了哈特手里。

伪装的漫不经心的眼神瞬间被灼人的怨恨替代,女孩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把利刃,再次撞了上去。哈特侧身闪过后立刻和她拉开距离,而女孩却冲到了墙边。她正要抬头找到哈特的位置,玻璃瓶碎裂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那瓶浓硫酸被砸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有那么几滴溅到了她的头发和背包。那滩强腐蚀性的液体离她相当近,再近一点或者它被摔在她前面,后果都不堪设想。

“没事吧……?我想它应该没有溅到你……”

“溅到了啦!!!”女孩一把把背包从后背上拽下来看了一眼然后举给哈特看,眼睛瞪得溜圆,“我的包溅到了!!!”

“啊……非常抱歉,不介意的话,一起去一趟商场吧?离这里也不远,我再给你买一个。”

“…………用不着!”

“那好吧,那就在这里聊会儿天如何?比如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凯琳……等等,我为什么要和你聊天!?你是不是叫了警察!?”

“叫凯琳吗……嗯,记住了。”

凯琳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是个真的智障,对方明显是故意卖乖,还套走了她的名字。所以她思考了一下,决定先撤为敬。

哈特完全不像个刚刚遇到刺客的人,凯琳在她眼里基本没有威胁,不如说炸毛的样子还让她觉得有点可爱。她当然没有报警,因为根本没有必要。站在原地看着马上要拐弯消失不见的落荒而逃的凯琳,哈特想了想,喊了一句

“卡米洛说过他不喜欢涂绿色指甲油的女孩子——”

“f*ck——!!!”
响亮的一声回应,来自涂着绿指甲油越跑越远的某高中女生。

哈特难得心情好了一把,于是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卡米洛。

或许她们俩很快还能再见面呢?

TBC.

失去歌声的鸟(二)

哈特中心,卡米洛×哈特cp出没,原创角色出没,私设离开露米娅岛后。
    
————————————————————————————
  
事实证明卡米洛的决定确实太冲动了,他在那个岛上呆了太久,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支持者们……某些被他诱惑进深渊出不来了的女孩们。

哈特的资料一瞬间被彻彻底底地翻了出来。哈特也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种形式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上一次她这么受关注还是她的乐队还在的时候,那时候她的歌全世界都在听。可这次她备受关注却不是因为她的音乐,不如说,她的音乐反而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一个人想出的尖酸刻薄的言论是有限的,一群人的话便什么东西都有可能出现,疯狂的和看似理智的,胡说的和让人无法反驳的。那首歌确实在当初掀起了浪潮,可现在几乎没人会听那首歌了。那首陈旧的摇滚乐偶尔会出现在舞厅或者CD店里,人们歌单里的摇滚乐更多的是哈特曾经身边的那群人的,毕竟他们在源源不断地出新歌,而且质量真的很高。比起“你是被抛弃的存在”更让哈特无法承受的是“你的音乐已经被抛弃了”。她的歌一夜之间播放量就达到了神奇的数字,负面言论也以相差无几的数量涌来。一切都是因为什么,所有人都明白,那些理智的人拦不住愤怒的人。在那群情绪失控的女孩里,不管是接没接触过卡米洛本人的,都好像自己已经结婚十年的丈夫被夺走了一样愤怒。

她们似乎商量好了一般不去攻击哈特本人来发泄,她们好像委婉又专业地去把哈特引以为傲的歌踩进烂泥里。而这恰恰是哈特觉得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存在,天分得到认可后成为理想家的她没有考虑过作品被这样狠厉地否定的可能性。

“一切只是因为嫉妒……你应该可以理解的,你的音乐是最棒的,他们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

当哈特的叉子戳翻了盘子的时候,卡米洛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有些手足无措,向来只爱自己的他不会安慰一个没有被自己迷惑住的人,他只能尽力说出一些苍白的、安慰的话语,可这基本没有作用。于是他伸手把哈特揽进怀里,而哈特只是一动不动地沉默着。

因为卡米洛切实地感受过哈特对自己音乐的感情,所以他才更加没有办法说出什么有用的话语来。一个梦想家的一切就是梦想,身为梦想是“用音乐来改变世界”和“爱与和平”的梦想家,音乐对于哈特来说就是她生存的理由。卡米洛也无法想象自己的舞蹈被否定的样子,他从未败过,可是哈特情况不同。她本来就被背叛了一次了,而她独行的时候显然什么都做不到。

热度可能会过去,那些被留下的言论却不会消失。卡米洛也是第一次见哈特失落到这种程度,他试图给哈特还在美国的弟弟打电话求助,说清来龙去脉后他被狠狠斥责了一通。然而结果并没有什么成效,卡米洛把电话递给哈特后,哈特用柔和平静的声音把这个话题整个儿回避了过去,她看起来不想让弟弟担心。她平静的声音几乎让卡米洛认为她已经缓过来了。

直到卡米洛发现纸篓里多出来的碎纸是被撕得破碎的一摞乐谱,哈特在露米娅岛写的那些乐谱。

“我把当初送给你当谢礼的歌词和乐谱留下了……”

“所以纸篓里的那些就不是你的心血了吗?”

和他斗争了许久的音乐地位变得危险起来,卡米洛却一点也不高兴。丢弃旋律的哈特不是让他把自己都搭进去了的那个哈特,他开始恐惧。

“我很抱歉……”

难得地,哈特露出了带着歉意的笑容,她的肩膀微微颤抖。

“我很抱歉,我回想了一下,我之前的表现好像我的音乐比你更重要一样……你因为这个失落了很多次对吧,我看出来了,可那个时候我没有在意。”

“…………哈特。”

“那次你表演后也是,好像我是为了让人们听到我的歌才和你在一起的一样…………你不要生气,卡米洛,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很有魅力也很温柔……”

“这不像你该说的话,哈特。你是听不懂吗,我再说一遍,你看到的评价都另有原因,那不是实际情况——”

“可那让我理解了曾经在露米娅岛上,我的一个观察者对我说过的话。”哈特的表情像化开了一样,情绪在她的脸上变得明显起来,“我连朝夕相处的乐队伙伴都感动不了,我凭什么觉得我的歌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所以,我不会再做我的音乐了。”

卡米洛突然看见了那把吉他,它已经被收进吉他袋里,放到了满是灰尘的柜顶。
  
TBC.